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 >

陈浩到底有多忙 还原29岁社区主任生前最后的30小时

浦发银行 

陈浩生前随身佩戴的党徽、工作牌、工作证。(记者 陈健 摄)

浙江在线9月26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 陈健)最近几天,杭州一位年轻社区工作者的离去,牵动了无数人的心。

数百位辖区居民自发吊唁,送来花圈、挽联,泣不成声;数千名网友为他留言、哀悼,扼腕痛惜;全省的基层社工都在转发他的事迹,送别这位热情、开朗的同事……

他叫陈浩,出生于1987年12月,担任杭州市上城区紫阳街道上羊市街社区的社区主任,是一名普普通通、兢兢业业的社区干部。平时,居民和同事们都亲切地叫他“小陈主任”。

然而,意外来临,9月23日上午,小陈主任突然走了,离他30岁生日还有不到3个月。

当天10时许,陈浩在家中突然昏迷,送医抢救后不幸去世,初步判断为心跳骤停引发猝死。而昏迷前约一小时,陈浩还在与同事交流社区垃圾清运工作,提醒大家做好灭蚊消杀,注意安全。

从陈浩留下的两部手机、一本笔记本,以及同事、居民的讲述中,我们还原了这位年轻社区主任的最后30个小时。

粗略统计,陈浩去世前的30个小时:大约在3个老小区里走了两圈,总共爬了50层楼,走访了110多户居民,组织了一场便民服务工作,联系主导一项截污纳管工程,走访4家酒店式公寓和高层住宅,敲定一项电梯改造计划,分发涉及500户居民的消杀药剂和宣传材料,帮助两位居民化解矛盾……

或许从中,我们可以对社区工作多一份了解,多一份感同身受。

陈浩去世后,数百位辖区居民自发吊唁,送来花圈、挽联。(记者 陈健 摄)

9月21日,18点30分:

加班走访110户居民上下跑了50层楼

“5+2”、“白+黑”,是社区工作的常态。

9月21日下午,上城区上羊市街社区的15位工作人员全体加班,从傍晚6点半开始,挨家挨户上门宣传预防登革热,发动居民防蚊灭蚊,直到晚上9点半之后结束。

与陈浩同组的社工孔稼贝回忆,当晚,他们大约跑了8幢单元楼,走访居民110余户,“从一楼到七楼,光是爬楼梯,已经有点气喘吁吁。还要挨家挨户进行宣传,号召居民及时清理杂物,给花盆、鱼缸换水。遇到有疑问的,还得顺便帮忙解决问题。真正下班大约是晚上10点钟。”

陈浩的办公桌上,至今摆放着一摞摞工作材料,和一本厚厚的“两学一做”学习教育笔记。记录着他每天工作的关键词。9月21号这天,关键词有“小区车辆停放”“文明晒衣服”“楼道堆杂物”“入户调查”“台账、巡查、自查”“入户积水”“包干责任制”……

下班之后,陈浩并没有回家,而是开车直奔机场。因为他的妻子是一名国际导游,周四深夜回到杭州,陈浩答应过妻子,一定会去机场接她。等到夫妻俩一同回家,已是周五凌晨。

“当时不知道他这么累了……如果一直喊他,陈浩能够回来,该多好。”守在丈夫床前,妻子小马已经整整哭了两天。

9月21日晚间,陈浩与同事加班走访社区居民,挨家挨户宣传预防登革热。(孔稼贝 摄(

9月22日,8点30分:

牵头便民服务 深受老人们欢迎

这是周五的清晨,陈浩准时打卡上班,穿着一件绿色短袖衬衫、蓝色长裤、运动鞋,和往常一样,穿着简单是为了方便干活。

一到社区,他便张罗起每月举办一次的便民服务活动。磨剪刀、修雨伞、修理小家电,为老人量血压、修补衣物……十多个服务摊点准备妥当,陈浩已经满头大汗。

社区民政委员秦婷回忆,当时的陈浩似乎有些疲惫,但脸上依然挂着笑容。看到有居民为了排队顺序起争执,他立马上前调解,两三句话,把大家都逗乐了。

“陈浩是社区里的开心果,总有办法让大伯大妈们听他的话。遇到其他人解决不了的难事,他总是微微一笑,自信地说‘没关系,交给我’。”秦婷说,当天上午9点半左右,陈浩离开便民服务活动点,带着新入职的社工巡查小区。

秦婷原本想让陈浩量量血压,一转头,他已经走远了,“如果当时让他量一下,也许之后就没事了。

陈浩去世后,秦婷在社区工作群里发了一段话,讲给“弟弟”听:“第一次进社区叫我婷姐,当时我还生气。懊悔啊,前天为什么不和你多说说话,中午为什么不叫你回家休息?你曾经说过为居民服务是很开心的,很乐意为人民服务,我们为你感到激动骄傲,陈主任,我都没正式这样叫你过,你却走了,我们想你……”

9月22日上午,8点53分,陈浩用手机拍摄下便民服务节现场。(图片来自陈浩手机)

9月22日,9点20分:

巡查3个老小区手机记录“犄角旮旯”

上羊市街社区是新中国成立的第一个居民委员会,下辖3个老小区、6个网格,辖区内共有3400多户居民以及农贸市场、酒店式公寓、胡雪岩故居等单位,基层治理千头万绪。

巡查小区,是社区干部每天的例行工作。

当天上午,社工康俊跟着陈浩一同巡查,重点检查环境卫生和登革热预防。每发现一处有可能藏匿蚊蝇的地点,陈浩都会拍照记录。在响水坝小区3号楼,看到居民楼前植物过高,便和康俊一起拔草;看到有塑料箱内存在积水,又一起清理杂物;在绿化带内发现垃圾堆积,立刻拍照发给社区城管委员,要求尽快清运……

走了3个小区,拍了许多犄角旮旯的照片,成了陈浩手机相册里留下的最后图片。

上午10点43分,街道环保科打开电话,让陈浩赶紧填报各网格防治蚊蝇的汇总表。他赶紧跑回办公室,填好材料,便民服务活动正好结束。陈浩又下楼帮忙整理会场,一边搬运工具,一边听老居民们反映邻里情况。

11点多,社工孔稼贝提醒陈浩:“老小区电梯改造的事,上午要和辖区企业商量,还去吗?”陈浩一回神,忙忘了,忙忘了,赶紧走!朝着金狮苑小区,陈浩和孔稼贝一路小跑。

陈浩生前照,清理小区小广告(社区提供)

9月22日,11点20分:

敲定电梯维修方案欠缴电费有了着落

金狮苑11号楼是电梯房,可电梯由企业与居民共用,年久失修,上下楼成了难题。

最近,街道把老小区电梯改造提上议事日程,陈浩多次与居民沟通,拟定电梯更换方案。只等企业同意,便可启动施工。

当天11点20分左右,陈浩和孔稼贝来到这家企业,希望得到支持。孔稼贝随手拍下一张照片:陈浩坐在经理的办公桌前,左手靠着桌子,右手撑在膝盖上,足足和经理聊了一个小时。

最终,企业认可了电梯更换方案,同意今后将电梯完全向居民开放。同时,此前单元楼欠缴的200多元电费,也由企业负担。

这张照片,成为陈浩留下的最后一张工作照。

“小陈主任年轻又能干,定下的计划很详细,我们当然全力支持。”通过陈浩的工作手机,记者联系到企业经营主管章经理,听闻噩耗,章经理沉默了很久:“离开我们公司那天,小陈主任非常高兴。眼看电梯问题就要解决,他却不在了……”

离开企业后,陈浩和他又登上金狮苑小区的9层平台,检查屋顶积水情况,决定周六安排值班人员对平台进行排水消杀。

直到同事多次打来电话催促,他和孔稼贝才从楼里下来。此时已过12点半,陈浩和多位社工一样,都还没吃午饭。

22日上午11点20分左右,陈浩与辖区企业沟通电梯维修和电费分摊事宜。这是他留下的最后一张工作照。 社工 孔稼贝 摄

9月22日,13点43分:

联系截污纳管 独自分发药剂

和同事一起吃了盒饭,陈浩没有休息,几乎立即开始了下午的工作。手机上的20多个通话记录,告诉我们他到底有多忙。

下午1点多,他拨通了区截污纳管办公室王师傅的电话,有一幢居民楼的下水管道堵塞,需要马上疏通。截污纳管办公室很快派来工人,在陈浩的指挥下实施局部开挖作业,各种注意事项,他交待的很细很实。

三天之后,管道已经恢复畅通,工人们正在重新铺设路面,王师傅来到社区找陈浩验收,小陈主任、小陈主任叫了很久……

通话记录显示,当天下午3点40分左右,陈浩又与辖区内的4家物业公司联系,独自一人背着4大袋消杀药品和宣传册,走遍了几幢酒店式公寓和高层住宅。鼓楼花园小区物业主任吴经理说:“小陈主任放下一袋药粉,又在小区里走了一圈,自己手上还拎着三个袋子。这样的年轻干部太难得!”

大约20分钟后,陈浩来到望江公寓,与八佳物业的罗经理见面。“因为我们公司刚刚入驻小区,我和小陈主任还是第一次见面。从卫生、消防到治安管理,他和我聊了半个时,给我的印象是阳光、直爽。”

三天后,得知陈浩去世的消息,罗经理特地赶到家中悼念,一缕青香难寄哀思。

此时的陈浩家楼下,已经摆满花圈和挽联,数百位居民自发前来送别小陈主任,许多满头银发的老年居民泣不成声。

9月22日,陈浩的手机里留下20多条通话记录,以及10多个微信工作群的交流记录。(图片来自陈浩手机)

9月22日,16点57分:

居民纠纷调解难 周末上班是常态

当天下午17点左右,陈浩将最后一袋药剂交到嘉景苑物业主任手中。走回社区时,给居民韩师傅打了一个电话。

韩师傅家的房屋产权纠纷涉及三代、9户、30多人,家族矛盾已存在40多年时间,最近法院作出判决,韩师傅和家人有望分到产权,然而具体落实还需要社区进行沟通。

陈浩耐心听韩师傅说完难处,表态一定会把问题解决好,“今天我太忙了,晚上还有工作。周日下午,我加个班,把双方都约到社区来,再协商一次。”

回到办公室,同事们都还在忙,社区书记邹紫娟正在等陈浩商量事。“两学一做”笔记本上,陈浩已经记下了周六的工作安排:“楼道为重点”“知晓率100%”“阳台、天井”“时间安排”。

邹紫娟说,每周六日,社区都会安排4名社工和1名干部值班,书记和主任每周至少可以休息一天,但遇到重要任务,休息日也变成了加班日。

同事们说,陈浩就住在社区对面,有加班任务,他总是自己顶,“还常开玩笑说,我走到社区只要5分钟,加班多方便啊。”

“按照排班表,周末陈浩是双休,可他太劳心了,就算在家休息,也总惦记着社区里的事。”邹紫娟回忆,22日晚上6点多,她和陈浩没吃晚饭,为一名居民委员化解心结,直到7点半左右才结束。

此时,孔稼贝也刚做完拆违建报告,三人一起走出办公室。在801路公交车站牌下道别,陈浩步行,邹紫娟和孔稼贝乘车,转头看见陈浩远去的背影,成了他们最后的告别。

2017年夏季,陈浩爬到单元门上平台,搬运线路维修工具。(资料图片 社区提供)

9月23日,9点27分:

最后一句留言:大家注意安全哦

据妻子回忆,22日下班后,陈浩很早便上床休息,23日上午8点多醒来,原本想自己做早饭。妻子见他脸色不好,就让他再多睡一会,重新躺回床上。

9点多,周末值班的孔稼贝带着4位同事爬上金狮苑11号楼楼顶,完成陈浩周五交待的任务。清理完屋顶积水,做好消杀,9点20分左右,社工徐建婷在“上羊工作群里”发了一段现场视频和两张照片。

躺在床上的陈浩,很快回复同事们:“照片保存好,像这类堆积物,只能先打报告,再让工人来清理,上次1单元楼道这样清了一次花了4000多。”

9点27分,陈浩又在群里叮嘱道:“大家注意安全哦!”这是陈浩留在工作群里,留在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。

9月23日上午,社区工作群里,陈浩说的最后两句话。(图片来自陈浩手机)

9月23日,10点20分:

心脏突然骤停 小陈再没醒来

上午10点半不到,妻子小马见陈浩“睡”的很沉,叫他,摇他,都没有动静,脉搏和呼吸越来越弱……

打完120急救电话,妻子用学到的急救知识,为陈浩做心肺复苏,而后直接送往浙二医院。

在急诊室抢救近两个小时后,年轻的陈浩还是走了。急诊医生初步判断,为心跳骤停引发猝死。由于陈浩此前没有心血管病史,过度劳累,可能是造成英年早逝的原因之一。

此外,他平时每天抽一包烟,有时会同朋友一起喝酒,或许也有一定影响。

回顾陈浩年轻的一生,几乎全都与社区工作相关:

1987年12月8日,出生于杭州市;2010年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浙江分院;2010年4月至2011年6月在小营街道担任城管协管员;2011年7月至2014年8月在紫阳街道太庙社区担任卫生委员;

2014年9月至2015年5月在紫阳街道上羊市街社区担任卫生委员,因工作表现突出,2015年6月升为社区副主任,2016年7月担任社区公共服务站站长;2016年12月15日,加入中国共产党;2017年9月升为上羊市街社区主任直至逝世。

象陈浩这样,奋战在街道社区一线,默默付出的工作人员,在杭州,在全省,还有很多很多。

9月22日下午,陈浩拍下的最后一张照片,是望江公寓空调外机上的盆栽植物。他提醒物业,一定要把盆栽内积水清理干净。 (图片来自陈浩手机

陈浩留下的“两学一做”笔记本。 记者 陈健 摄

在目前的局面下,南京不大可能有公然违法、忤逆民意的胆量。

大批军人被部署到伏尔加格勒市区执勤,该市一些人员密集场所还有骑兵巡逻,以协助执法人员寻找可疑人员和物品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877909.nxein.com/hsfcjjdpi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0-21 00:42:15

雨燕  绿光森林  可凡倾听  仙侠世界  数学荒岛历险记  沙巴接口  长发公主  沙巴接口  爱彼  宇宙